橡皮章、龍洞、雜七雜八






這是我

豸苗

Author:豸苗
大約是一個生活太過幸福的人的牢騷。
亂七八糟的東西,參雜一些龍洞相關。
橡皮章中毒中。
點圖放大=)



最新發展



和我說點什麼嘛~



牽絲



花信



驚喜包



關鍵字



RSS連結



方便作業

將此部落格加到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貓咪溫度計



龍花園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踩踩踏踏



鑰匙孔



家族聚會
週末去了台中紙箱王,挺有趣的地方,但和我想像中的頗有出入。
我想製造這種東西。
DSC00395.jpg

年度家族聚會在竹山。
嘛,很久沒這麼喜愛家族聚會了。
雖然太陽很大,人很多,但是,嗯。

我發現我真的很擅長哄長輩XD

最後一站是麻糬博物館,最令人驚艷的應該是廁所告示:
居然是越南文和阿拉伯文!這真是太有趣了XD

DSC00407.jpg

DSC00408.jpg

昨天製造了芋頭吐司。
DSC00409.jpg

夏天果然是做麵包得好時機XD
雖然我一開始沒看好食譜,導致我弄到12點多...
今天檢查發現芋頭有點弄得太均勻,害我無從下口T口T

颱風快來了,可惜不放假(嘖
今天公館大噢,做好被淹死準備的我到了政大居然只是毛毛雨,
不得不說有些失望

微醺
You have not made me suffer,
merely wait.


去了葡萄酒展,果然沒幾下就臉紅了,但始終沒醉。
拿了兩瓶紅酒,一大一小,我的紅酒燉牛肉有著落了XD

早上的Upaper有一則新聞:有母親在故宮展場外哺育母乳,遭故宮制止。
嗯,我倒是認為既然設有哺乳室,那就該在哺乳室哺乳,與露出什麼無關。
我才不管你只露出嬰兒的兩條腿或是整個嬰兒,
嘛,哺育母乳是件偉大的事,是的,但那並不表示你可以在任何地方進行你的偉大。
就像上廁所只是一種生理行為、交配也是傳宗接代的一部分一樣,
這也不代表你可以在大庭廣眾下進行這些活動----即使你背過身去或是蓋了被子。
這個社會還不能接受這種行為,
你要嘛推廣,讓哺乳室的存在不再必要,不然就是乖乖遵守遊戲規則。

雖然我想他跟隨了另一條路:媒體至上我吵我最大。

翻了翻舊網誌還是很喜歡。
我果然是個自戀的人。

那天英文課,老師要我們寫下「在這世上我最喜歡誰?」
將近整班的準大一、一些大學生,
大家幾乎都寫爸爸、媽媽、或是爸爸媽媽,也有人寫韓國偶像。
只有我寫了"I myself, I guess."
仍舊無法老老實實的說喜歡自己。(記得那天我跟妳說的那段話嗎?)
但在思索答案時還是這樣回答了。因為我想到了這段話:

"在這世上,我最喜歡的人就是自己了。
我不可能愛你勝過愛我。
如果我對你的愛比對自己多,那也一定是因為我愛你的原故。"


-----------------------
噗浪的河道上有人貼了這個:

你可以用私訊問我一個問題。只限一個問題。
而我一定會說實話。


老實說我覺得問問題比回答要可怕多了。
比起回答,我更害怕知道答案----

如果不是那樣要怎麼辦?如果和我想得一樣怎麼辦?

我連想都不敢想。




暴風
大概就像我家現在這樣。
風大的不像話呢、大門要嘛幾乎打不開要嘛幾乎關不起來,
即使32℃也完全無須開電扇冷氣。

又去存疑兄家玩了無雙。
前一晚信誓旦旦說絕不遲到的Lowd看錯了時間(呼呼呼呼呼
不過見到了新版Lowd算是有值回票價。

暴風依舊令人崩潰,存疑兄果然有王者風範,每個角色到她手上都會讓人有「十分容易」的錯覺...
難道這也是上帝臉的特殊技嗎?!
恭喜Lowd最後總算活了下來。
我總算是抓到了技巧(果然我遇弱則強嗎?
月英姐姐終於活完全程我好感動TUT

配了隱形眼鏡。
右眼很快就戴好了,倒是左眼折騰了很久,
我想我大概有左邊障礙吧XD
現在一直處於一種「明明看得很清楚,心理上卻無法接受」的狀態XD
不過我總算可以照那種無名正妹式的仰角大眼睛照片了~

我開玩笑的。

休想叫我照那種照片。休想。

我把網誌顏色改過了,希望足夠噁心XD

蹦韃
也許是因為開始上課,最近的每天都覺得充實=w=
今天分組,由於老師說只有單一性別的組很unhealthy,
所以新加入兩個學弟,推推攘攘。(嘖)
因為他們倆實在太扭捏了,所以我就直覺式的脫口而出:
"We won't bite. Don't be so scared."
果然是說垃圾話最順口啊我XD

我的口音被學妹R說有種糊在一起的感覺,嘛,我也覺得自己的英文黏剔剔XD
但是我發現我現在似乎無法用正常的發音講話...
一旦不黏了我就會轉成台灣國語(甚至不是英文?!

一定要炫耀一下的是,討論時我說:"When I was in my 1st year in college... "學弟A大驚。
學妹解釋說我是學姐,學弟A轉頭問學弟B:「欸你看得出來嗎?!」
老臉如我幾百年沒被這樣問了、上道啊這位學弟!!先加10分!

最後,我發現我的文法真的是一塌胡塗...
加油吧我!

這樣那樣
於是乎我開始了我的兩堂英文課。
滿滿滿滿的,甚至還不是小大一。
青春的肉體啊!
由於自我介紹,我至少向十多個人解釋了我的愚蠢經歷。嘛,希望他們能引以為戒XD
整班都是上進的孩子實在令人愉快=w=
(今天遇到一個人,和我一樣的處境 哈哈哈哈哈)
組員們看來人都不錯,畢竟是躊躇滿志壯志凌雲積極向上大有可為的,嗯,還不是小大一XD

和安安一同看了看了<讓基彈飛><讓子彈飛>,發生在鵝成的訛詐的故事。
影片開播不久我便小花不斷,唉呀呀XD
葛優仍舊令人喜愛,姜文是新歡(笑),
至於帥哥周潤發,嘛,我還是沒看出他帥在哪
充滿了隱喻的電影。我發現我幾乎看不懂XD
「來者不善啊。」「恩人,我們才是來者。」

然後是,我了結了人生第一場工作面試。
雖然前一晚爹娘才緊急幫忙添置新裝,但接待姐姐還是偷偷告訴我「不夠正式」。
嘛,無所不在的潛規則職場倫理,看來我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我會記住的>A<

本來要在會議室面試,但因為執行長要開會,所以臨時改到執行長辦公室。(似乎
一如繼往的早到了很久,我甚至預留了迷路時間呢。
結果雖然一如預期的迷了路,抵達時卻早了半小時不只...
本來想說在外面待久一點到時間相近時再進去,但這種絕對見不了鬼的天氣...
對不起我屈服了m(_ _)m

本來以為會等很久的,結果只坐了一下下。
希望不會造成大家困擾嗚噢噢噢>"<
接待姐姐人很好、見到的每個人,對他們微笑打招呼都有回應>////////////<
除了大概是角色設定上必須要嚴肅不苟言笑的執行長及高層大姐外,大家都很親切。
面試過程無敵迅速,迅速到我幾乎能由時間判斷我大約是砲灰程度居多...
嗯,身為第一次面試者,我想我今天的表現大概...我也不知道XD
總之就懷抱希望向前行吧XD
離開時預約9點的人似乎還沒到(?)
呃嗯,希望我的準時(?)有加分=w=

改變
最近正在被迫轉職優雅路線(錯
根據網路上流傳的那篇<不可不知,關於假文青的30件事>,這件事該要這麼寫:
"你難道不覺得,人生,就是注定一輩子要和疼痛搏鬥嗎?"
翻成白話文叫做:我長智齒了。
OO的痛。
平常一口吞的雞塊我得至少分成4口咬,一顆櫻桃被迫分成5口吃,
今天不過是一片小西瓜,居然耗了我半個小時不止。
該把它打成汁的。

最近的著迷是,龍洞以及Pottermore
今天沒搶到迅雷讓我有點傷心TAT 第五章到底什麼時候才要開放?
麻煩手滑下幫我點點右下角的蛋們>U<

靜坐著汗如雨下的天氣。

去配了隱形眼鏡。
眼鏡行老闆對我的眼鏡保養和四年來不曾增加的近視度數感到滿意。我也是。


Have a good life
Do it for me
Make me so proud
Like you want me to be



Forever desire
那堂課上,也許是大學四年來我最喜歡的老師向我們解釋尼采的論點:
「Desire永遠都在距離之內。如果滿足了,就不再是desire了。」
我在昨天體會到了這樣的真諦。
雖然不是直接宣判,但也差不多了。
但其實在它離開我之前,我並不知道自己這樣在意,在意到甚至哭了出來。

嘛,到底我是真心渴望,還是只是因為求不得?

山不轉路轉,今天收到一封通知,也許真能轉出去?
眼前的路畢竟仍寬廣。

收到了荷蘭網友的柏林旅遊DVD,以及貓咪賀卡。
很精美的DVD,讓人看了會想學編輯那種。
賀卡也是:"Have a nice time and don't think too much of the future. That comes later."
萬分感謝。
回家後就發現未來果然走向我了,希望我不會錯過。

最近的夢都雜亂無章,並且醒來後沒多久便忘了。
只一直記著有一場種族清洗,和一場世界末日。
世界末日的夢已不復記憶,至於種族清洗,
背景是一個度假勝地,全家出遊卻不巧遇上排華主義爆發,所有人開始逃難,限時的。
有驚無險地撤到一個稍微安全的地方,我開始收時要帶離的東西,卻發現怎麼也收不完(真像我
接著電話響了,大家都進入高度戒備狀態:「不能讓那些排華主義者發現還有華人在這!」
但也不好讓電話一直響,爸爸只好戰戰兢兢的接起,是找我的。
我接過電話,發現原來是觀觀打來的,劈頭就問我現在情況如何有沒有受傷。
真的,很像她的作風。
心裡暖暖的。

我也想成為這樣的人。
想很久了。



龍們(不定期更新)
筆記一下眾龍的品種~

Aayuna-Albino - 白化龍

Betia-Dorsal - 背龍

Cataya-Guardian - 守衛龍

Dinh-Sunrise - 日升龍

Eili-Nilia Pygmy - 尼利亞侏儒

Fatiin-Mint - 薄荷龍

Giin-Green - 綠龍

Hydic-Gray - 灰龍

Igy-Water Walker - 水行者龍

Jupin-Balloon - 氣球龍

Kanopy-Canopy - 樹冠龍

Ludice-Neotropical - 新熱帶龍

Mulicy-Ridgewing - 山脊之翼龍

Nario-Flamingo Wyvern - 火鶴翼龍

Ooling-Lumina - 絢光龍

Pretii-Magi - 魔法師龍

Queenisha-Two-Headed - 雙頭龍

Rubasa-White - 白龍

Sarrin-Stone - 石龍

Tuming-Moonstone - 月光石龍

Unina-Turpentine - 松節油龍

Veoleta-Red - 紅龍

Warna-Gold Tinsel - 金飾龍

Xini-Ridgewing - 山脊之翼龍(棕)

Yalarol-Electric - 電龍

Zemma-Bronze Tinsel - 銅飾龍

Abunice-Pink - 粉紅龍

Acayo-Royal Blue - 皇家藍龍

Adenna-Day Glory Drakes - 日榮耀德雷克

Aenes-Vine - 藤龍

Africe-Skywing - 天翼龍

Ahe-Purple - 紫龍

Aitic-Deep Sea - 深海龍

Ajunee-Stone - 石龍

Akaura-Ultraviolet - 紫外光龍

Alanut-White - 白龍

Amunn-Vampire - 吸血鬼龍

Anstro-Nebula - 星雲龍

Aoy-Spitfires - 沙漠烈火龍

Appitirine-Pillow - 枕頭龍

Aqueer-Hellfire Wyvern - 地獄火翼龍

Aronessa-Royal Blue - 皇家藍龍

Asonerra-Royal Blue - 皇家藍龍

Atun-Two-Headed - 雙頭龍

Autin-Paper - 紙龍

Avolu-Black - 黑龍

Awuny-Water - 水龍

Axiin-Sunsong Amphipteres - 日歌無腿翼蛇

Ayunassa-Day Glory Drakes - 日榮耀德雷克


司馬庫斯
DSC00387.jpg

從司馬庫斯下來,晴空萬里。
看到了漫天星斗,仍舊只認得北斗和天蠍。
還以為至少認得出牛郎和織女的。

當了一回死觀光客,在部落看到高架屋,用來防老鼠用的米倉。
(FC2死不讓我傳圖片,明明說可以縮圖的但不之縮到哪去了...)
我問老媽:「為什麼你家不用這種的?」(我媽小時候家裡是用貓咪抓老鼠
我爸搶答:「我們想啊!但是樓下不肯。」

老哥撿到一塊長得很像墓碑的石頭。他說要在上面刻錢:
「我要刻1000原在上面,這樣其他錢就會來弔喪,我就會變得很有錢。」

附一張食用畢。
司馬庫斯03

*我的龍可以生小龍了!!但因為最多只能有5顆龍蛋,所以系統強迫我把我的第一隻小龍丟掉TAT
**請幫忙點點牠們、讓牠們長大,在右下角=)

開張,拉砲
也算是個測試吧!
幾乎改了一整晚的背景。
我弄不懂這玩意啊(躺)
也許不經意的會冒出奇怪的顏色...我到底是改了什麼東西呢?

Q.
1.右手邊的自介文字顏色到底要怎麼改啊?(我找到了我超強XD)
2.要在哪輸入title下的那行字?

筆記:色碼表

好吧,不管什麼都得要習慣一下,是不?

一切的一切起因於新開張的龍花園,另外就是新文莫名的成了"本日熱門"。
3人。
我覺得無名真的,嗯。

還在猶豫要不要把舊文搬過來...?
如日記一般的舊時光,美好的不美好的。

新開張,用早就想放而沒放的不知哪家秘辛做結尾。

DSC0035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