橡皮章、龍洞、雜七雜八






這是我

豸苗

Author:豸苗
大約是一個生活太過幸福的人的牢騷。
亂七八糟的東西,參雜一些龍洞相關。
橡皮章中毒中。
點圖放大=)



最新發展



和我說點什麼嘛~



牽絲



花信



驚喜包



關鍵字



RSS連結



方便作業

將此部落格加到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貓咪溫度計



龍花園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踩踩踏踏



鑰匙孔



原型是大學時跟Lowd說的小片段,一條把一天濃縮進去的街。
------------------------------------------
有些時候,有些事,因為發生得太過理所當然,以至於不曾想過該留點什麼以玆證明。待到日後回想起,才覺恍恍然宛若夢境…

那是我小時候的事了。那時我對這個世界的了解還不深,一切的一切都有其可能。那時「正常」和「異常」的界線還很模糊,所有的事情都只是事情,已經或尚未發生;沒有什麼是不合常理或不可能。
那時的我還住在舊家,一棟普通的五層樓小公寓,位在一條七彎八拐的小巷子內。巷子盡處有一座高牆,牆內種著一顆芒果樹。每當月亮上升至芒果樹梢頭時,牆上會出現一道門,通往一條街。
一條奇怪的街。
我是在倒垃圾的時候發現那扇門的。那時縣政府剛開始實施「垃圾不落地」,但因著種種原因,垃圾車總是不能準時抵達。在打發漫長等待的無聊時,我注意到了那扇門。
那是道很普通的木門,嵌在牆上尤其顯眼,但大約是因為位在巷底,所以沒什麼人注意到它。而在那個時候,我所見過的木門只出現在童話故事書上,所以這扇門對我來講尤其新奇。
所以我推開了它。
門得後面是一個廣場,中央有一座巨大的貓咪噴水池,池子的外圍種了一些樹。從這個廣場走出去是一條長長的街,向左右兩邊延伸,盡頭處是一片漆黑。
我每天都花一點時間來探索街。那是一條極為筆直的街道,似乎沒有任何岔路。街的兩旁店家和住家交雜,和牆外面的街道沒什麼兩樣。只不過街很長,比任何我所知道的街道都要長上許多,即使我能輕易的看到最末端那些店家小而模糊的招牌、和盡處那團漆黑(我從未想過那是什麼),我也從不曾真正抵達街底。不論我如何努力。街似乎永遠都比我想像的要再更長些。
街的另一個特點是,它似乎沒有晝夜。這只是我的猜想,畢竟我總是只待一下下。只不過,雖然我來的時候總是晚上,噴水池廣場卻都總是白天。天上沒有太陽,但天色卻明亮的好似正午。出了廣場,朝左右兩邊走去,天色會逐漸黯淡下來,有幾次我走得夠遠,看到清晨的天色和晚霞,但總是到不了最底的深夜。我想這條街也許把一天都濃縮在一條路上了。
我對街的熱忱並沒有持續很久。那個年紀總是這樣,總有更新鮮更好玩的事等著我去發掘;而那些已經握在手中的,我從未想過有天會丟失,更未曾想過失去會如何。我沒想過街會消失,在當時的我看來,它的存在就像是巷口的雜貨店一樣的自然,是組成我所生存的這個世界的一部分。
然而街終究是消失了,就像巷口的雜貨店被後來崛起的便利超商取代一樣。垃圾車的時間慢慢固定下來,我對街的好奇也一點一點的消沉下去。門仍舊偶爾會出現在牆上,那些時候,月亮都剛好會在芒果樹的樹梢。後來開始一連串的都市更新,牆拆了,芒果樹也被砍了。在那之後我不再曾看到那扇門出現,直到搬家。
--------------------------------------------------------------
修了好幾次,最喜歡的還是這個版本。
本來一直想把蝙蝠湯的故是塞進去的,但是功力不構,棉花會漏出來:


不知道是時間或是性格使然,每當回想起來,總覺得許多我小時後的記憶都是模糊而帶有一些夢幻的意味,像加裝了濾鏡似的,朦朧而美好,絢麗到幾乎要讓人懷疑那只是個夢境。

而事實上,我常不能排除它們只是個夢境的可能性。

例如說吧,在我的童年記裡有一鍋蝙蝠湯。小時候爸爸十分喜歡爬山,常帶著我和哥哥到處去走,通常是大清早就出發,下山時正好趕上吃午餐。那天也是這樣,和爸爸的山友們爬完了山,到一家山產店。店的牆是竹編的,還算大,我坐在靠窗的位置。菜是合菜制,中間有個大砂鍋,湯水濃濁,一位叔叔拿勺子去撈,撈出半隻蝙蝠和牠滑亮的帶著湯水的翅膀。我不記得那天的菜色有些什麼,也不記得同去爬山的人還有誰,但因為對那隻蝙蝠的印象太過深刻,使我記得了那碗湯。

但長大後的某一次聊起,爸爸卻說他沒印象,那鍋湯就此就成了記憶裡永遠的謎團。類似的事情還有很多,零零碎碎,卻又清晰的讓人無法錯把他們當成幻想。


這是真實事件,直到現在我還是不能證明那鍋蝙蝠湯的存在。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cats1442.blog.fc2.com/tb.php/88-6d38e1c7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